首页励志演讲 正文

开讲啦宁浩演讲稿:我不愿停在这里

时间:2017/12/14 17:12 分类:励志演讲

  开讲啦宁浩演讲稿:我不愿停在这里

  大家好, 我叫宁浩。

  我就想谈谈说,我是怎么样变成一个导演的。其实第一个剧本写的《疯狂的石头》,当时叫《钻石》,被一个中戏的老师看到了,他说:“你这个故事讲得很有意思,正好我带的这个班要毕业了,就把它排成毕业大戏吧。”我说:“好啊,我说你要是觉得有用,你就拿去排吧。”然后他就拿去排了。我记得我当时还去看了,我看了以后我说:“有个小伙子演得挺好的。”他说:“那是我们班学生,我觉得他挺有出息的,那个小伙子叫邓超。”

  我写的东西能排话剧,当时对我来说还是一个鼓励,我觉得原来我可以进行完整的故事创作。但是当时的问题就是说,写完《疯狂的石头》也没人给钱拍。因为你算那个账,怎么都得上百万的制作(费),所以我就说,那就干脆写个便宜的拍吧,然后就扭回头重新写,怎么不花钱怎么写,于是就有了第二个故事叫《香火》。

  临到毕业的时候,我说我决定去把这个事情拍出来。然后我就开始把我头两年攒的钱拿出来自己投资,开始拍《香火》。

  拍完之后,我其实完全不清楚,我这个片子能够用来做什么,我只是把它拍完了、剪完了,往那儿一放。但是就在我准备重新找工作的时候,突然我那个摄影师朋友就跟我说:“有一个香港电影节的选片人来北京了,听说你拍了一套新的电影你可不可以给他看一看?”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东西。我说:能见人吗?我就给他看看吧。我记得当时看了一半,因为急着赶飞机,他就没看完,看了一半他就走了,然后我就觉得这肯定没戏了。大概一个月以后,我突然收到了邮件,他说我们想邀请你的电影参加洛迦诺(国际)电影节。

  当时我就问他:“洛迦诺(国际)电影节是什么电影节?”当然了,我就抱着一颗免费旅游的心态去了洛迦诺。进入了一个电影节,就会有别的电影节邀请你这个片子,然后你就可以免费在全世界各个国家旅游。一直旅游到我去了东京的FILMeX(国际)电影节,获奖了,第一名。

  所以其实那是我拿到的第一个国际奖项吧。从那儿开始我觉得我要坚定自己这个方向,我要开始做一个电影导演。紧接着后面我就拍了《绿草地》,当我拍完《绿草地》之后,我就又开始在全世界第二次免费旅游。我记得那年我在柏林影展放《绿草地》,我数了一下底下只有四十个观众。我说:我跑几万公里给四十个观众看电影,然后给四十个并不一定看得懂我拍的电影的观众看电影。然后我出来之后坐在台阶上,然后我身边突然坐了一个人,我一看是陆川。我们两个就在那儿聊影展,最后我们俩聊着说:到底拍电影是给什么观众看?不是说每年拍一个电影,跑几万公里去跟几十个观众交流,我希望我的表达能够有更多的观众看。因为中国电影在海外毕竟只是边缘化的,所以我还是希望能够给中国人看。我就想,我应该拍一些中国观众喜欢的电影,这个才是我的方向,于是我在心里面下定决心应该再一次改变。

  所以回来之后我在香港参加影展的时候遇到了着名的刘德华先生。当时华哥看完我拍的那个《绿草地》以后,他说:“你其实是有做商业片的潜质的,你愿意做什么电影我不管,我给你一笔钱。”当然一开始说的是五百万,后来变成三百万了。然后他说:“我给你一笔钱,你想拍什么都可以。”我说:“这个机会特别好。”

  其实在当时对我来说,我已经进入到那个影展电影的渠道里了。我记得当时法国有机构,中国台湾也有机构,都跟我谈说会给我更多的钱:“八百万到一千万的投资,你可以接着拍文艺电影和艺术片吧。”但是我最后想了想,我还是决定应该拿刘老板的这个不命题的钱,就是没有要求的钱,我觉得这个钱是最好的,虽然是最少的,但是他不管我拍什么。

  所以我在收到他的这个邀请之后,我开始回去想拍什么。这时我把我写的第一套剧本又拿出来,叫《大钻石》,就是《疯狂的石头》吧,进行了四个月的改编,于是开机了。

  基本上是在拍完《疯狂的石头》以后,我就弹尽粮绝了,因为实在是前三套电影,没有任何一分钱的收入,拍《疯狂的石头》又赔了十几万。然后这样到此为止,我基本上把我头几年,拍音乐录影带挣的钱都搭进去了。我觉得说如果《疯狂的石头》还不能够带来经济收入的话,我确实想过转行。

  也是有一天早上吧,突然被一个电话吵醒了。“我是韩三平。”他当时跟我说:“我看了你的电影,刚刚看完。”他说:“我们决定发行。”所以我就稀里糊涂地就卷进了这个商业电影的怀抱里。《疯狂的石头》之后大家也就都知道了,基本上我就一部接一部地在做商业片。我好像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出现了,我记得那时候大家都在说什么鬼才导演啊,有很多各种各样的评价,对于成功的评价。不过我前两天我看见说现在不叫我鬼才导演了,我现在变成知名导演了,乌尔善是鬼才导演了,我后来发现这个“鬼才导演”是个职称。

  我那时候就一直在想,我就是为了拍一个商业片去挣钱吗?我觉得好像也不是,电影是一个文化产品,不提炼出文化核心来我觉得那它就是空的,它就仅仅是娱乐产品。

  所以我想清楚了,然后在去年的时候,我们重新改组公司,我说要重新换一个品牌。我在《无人区》的片头加了“坏猴子”,我说我从现在开始,不仅仅做电影,我们要开始做电影背后的文化是什么。这“坏猴子”的精神到底是什么呢?从我的出发点角度,我首先是喜欢好玩儿的东西,然后我喜欢可以改变,有创新的东西。所以我希望后面做的东西,都符合这样的标准吧。所以我谈的命题,就是改变吧,如何改变。

  其实呢,我自己也很奇怪我怎么会变成一个导演的。因为它压根儿就没有在我人生的一个规划和计划当中。学了四年是画什么?画电影海报。毕业之后还画过一张,当时画的是刘德华。画完那一张,然后我们就失业了,因为打印机诞生了。

  我那是第一次知道迷茫是什么感觉,就是站在人生的“米”字路口,然后觉得任何一个方向都可以走,但是又完全不知道,走到哪个方向是正确的。我记得当时我在那个金韵琴行,跟琴行的老板张敬云跟他聊天。我说:“我其实挺迷茫的,我不清楚该去哪里。”然后他当时就跟我说:“宁浩,我是过来人。做生意这件事儿呢,非常简单。一毛钱买了,两毛钱卖,你就挣了。一毛钱买了,五分钱卖,你就赔了。而且这件事情呢,对年龄没有要求,你到三十岁的时候一样可以干。但你今年十九岁,你应该去读书。”

  所以我父亲当时就给了我两千块钱,说:“如果你一定要去,你就去吧。”然后塞给我两千块钱。那个言外之意是:你把这个钱花完了,?瑟完了,你就回来吧。因为两千块钱实在是不够上学的。

  我怎么样能生存下来,其实是很重要,我要挣钱。

  我们宿舍里头有一个小孩儿是学摄影的。然后我就开始跟他学,怎么拍照片,怎么洗照片。然后就开始自己抄条子:人像摄影,一百块钱一个胶卷。开始在校园里面贴,然后到周围的一些学校里头也去贴。当时没有照相机,我就借我同屋的那哥们儿的照相机。于是从这样的方式,开始在北京生活。

  所以后来有很多人问我说,你的什么梦想,是怎么形成的或者怎么样。我觉得我最初来的时候,完全没有梦想。我的梦想先搁一边儿,先别说梦想。先说现实,先说生存。人生总会有这个梦想和现实发生冲突的时候,先选择现实,但是不要离梦想太远,就是绕一弯儿还能回来。

  有一天我突然听说有一个非常着名的吉他手叫刘义君,江湖人称老五吧,他在咱们学校周围玩呢,我就跟我这同学一块儿去了。本来是蹭饭去的,然后在那个饭局上刘义君就问我说:“这位同学你是做什么的?”我说:“我是一个拍照片的。”然后刘义君就说:“哦,拍照片的。”好像也不是太认真,然后人家就接着聊别的事儿了。我想了想,我觉得这是个机会,然后我就跟刘义君在旁边说,我说:“五哥,我是拍照片的。我有没有机会帮您拍一套照片?”然后刘义君说:“好啊, 可以啊!”我说既然你答应了,那我就得趁热打铁了。从那个小饭馆跑出去,到旁边的一个小卖部里买了一个一次性的照相机。我说五哥:“我把相机买来了,我就帮你拍照片吧。”然后他说:“你拿什么拍?”我说:“我就用这个拍。”他说:“那好吧。”然后呢,我说:“就借一步,咱们就在这饭馆儿门口随便拍几张。”洗完了一看,拍得太差了。因为首先设备也差,环境也差,光线也差。

  于是我就坐车从北京回到太原,去找我太原的一个朋友叫张冬冬。于是我们两个就熬了一晚上,挑出六张。把这个照片重新修下来,重新抠图,重新换背景,重新制作。然后我就坐车第二天又回到北京找我这同学,因为我这同学是认识他的。我说:“能不能给五哥看看?我那天在饭馆帮他拍了几张照片,你把这几张照片送给他就行了。”当天下午吧,刘义君就给我回信了,当时是传呼机。他给我发了个信息说:你能来找我一下吗?然后我就去找他,他说:“我正好要出专辑了,你可以帮我做我的专辑摄影师吗?”我说:“可以。”然后我又开始到处借照相机。刘义君问我说:“兄弟你这个是什么身价?”我说:“能给您拍就很高兴了,没有钱,不需要钱的。”然后他就说那怎么能帮帮我呢。然后刘义君就给他的周围摇滚圈的朋友打电话。我很顺利打入了流行音乐圈,开始作为一个职业摄影师生存,同时在上学。如何活下去,这个非常重要。

  我当时跟一个乐队叫天堂乐队,混得比较熟,主唱叫雷刚吧。我养的狗都叫雷刚,对这事儿他颇为不满,他还专程准备去找只狗也叫宁浩养着。雷刚有一天就突然问我说:“你不是学那个节目制作专业的吗?你会拍MTV吗?”当时叫MTV。我说:“会呀!有什么不会呀。”其实我是没干过这个活。然后紧接着又在这个流行音乐圈就又传开了,说:这个小伙子挺便宜的。当时主要是便宜。

  我记得紧接着我给屠洪刚拍完,给孙浩拍完,就开始业务不断了。我记得当我干到最多的时候,我一个月要拍五六条。虽然是物美价廉的,但是其实我已经开始挣钱了,那个时候我大概读大二吧,大二下半年,我记得我带了二十万回家。把钱从银行取出来变成现金,然后就把这现金拿回去放在我爸的桌子上。我说:“爸,我借你的钱我可以还给你了。”然后我妈就把我拽到房间里去说:“儿子你在外头干什么了?”

  然后临到毕业的时候我就问自己说:“宁浩你难道说就准备这么混下去吗?”我想,我还应该变,我还应该继续改变,我要开始做一个电影导演。

  也有人问我说:“你为什么那么爱改变呢?为什么那么喜欢转变呢?或者说你就是没长性在一个地方待着?”

  我觉得其实人生就是一次旅途,而在这个向前走的过程中,你总会面对各种各样的困难或者问题。那我觉得其实最好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走过去,不要停在这里。改变,去做一些新的事情。

  好,谢谢大家(m.lz13.cn),我的演讲结束了。

热门文章

重点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