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青春励志 正文

不要轻易辜负曾真心对你的人

时间:2015/10/27 12:10 分类:青春励志

  不要轻易辜负曾真心对你的人

  文/陈公子

  1、

  小美是我的大学学妹,这次要说的是她的故事。

  2、

  小美上大二那年,结束了异地三年的初恋。

  据说那也是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但最终结束的匆匆了事颇不负责,可以单讲一个故事了。

  简单来说就是,小美受不了这一年只能见两次面的频率,而且万事都没人在身边只能自己扛着,距离远了感觉似乎不需要男朋友也照样活了,于是在机缘巧合下就仓促分手了。

  当时我作为小美的知心学姐,在小美朋友们的怂恿下,就介绍了个学长给她认识。

  学长比小美整整大4岁,已经是毕业年了,但准备留在本地找工作,所以理论上也是可行的。

  学长叫大竹,学计算机的,身高180+,长相干净,性格温和,母亲是音乐家,父亲做生意的——种种条件算不错了。

  最关键的是,大竹偷偷喜欢小美很久了。

  小美在学校里是舞蹈队的,跳民族舞,长相身材都是A,娇小玲珑型,喜欢她的人也不在少数,但真正追的人寥寥无几。

  大概许多暗恋者都是在舞台下仰望的姿态,深深觉得自己追不上。

  3、

  那时,我们引荐大竹给小美认识之后,小美也觉得眼缘不错,就和大竹慢慢接触起来。

  小美告诉我,他俩刚接触的那段时间里,干的最多的就是两件事:

  一,上自习;二,散步。

  上自习就不说了,没什么可描述的。

  散步就不一样了。

  每天晚上,天刚黑的时候,大竹就准时来到学校北门等小美。俩人先是从北门进入学校,沿着操场篮球场教学楼等等一直走到南门,先把校园内部走个遍。然后再从南门外面的街道,沿着校外绕着学校一直走到北门,算是第一遍校园散步结束。

  如果时间还很充裕,且俩人聊得正欢,那散步路线会反着再来一遍。

  如果俩人都不想走了,大竹就会送小美到她宿舍楼下,然后在楼下隐秘的地方腻歪一会儿,最后目送小美上楼。

  当然,那会儿的腻歪还仅限于语言上的——牵手都没有。

  散了大约有三个星期步,小美开始跟我吐槽了。

  我长这么大还遇到过这么纯洁的人!小美这么说。

  我反问她,你这纯洁是指散步纯洁,还是指连手都不牵纯洁。

  小美义愤填膺:反正就是纯洁!我都开始怀疑自己的女性荷尔蒙魅力!

  我无语凝噎,说你可以主动呀… …

  小美笑了笑:再散一周步!就一周!我肯定会逼他表白的。

  跟小美聊完后,我决定发挥点乐于助人的精神。

  我找到大竹,埋怨了他只懂得叫人走路不懂得拉着人家小手一起走路的恶习,顺便也表扬了他柏拉图一般纯洁高尚的交往精神,然后大竹反驳了。

  大竹说,不是我不想主动啊,我总觉得小美不喜欢我。

  我大惊,问,为什么?!

  他想了想,说,哎,每次散完步,我们在她宿舍下面都会呆一小会儿,但小美那个时候总是不太高兴的样子。

  我问他,怎么个不高兴的样子?

  大竹说,就是看上去很没精神,有点疲倦,不像散步时那样了。

  我又问,散步时是什么样子?

  大竹说,我们散步的时候聊得挺开心的啊。也基本上什么都聊,兴趣爱好啦,人生理想啦,娱乐八卦啦,共同话题也蛮多的,我就喜欢她简简单单的开心的样子。

  我不禁啧啧啧,呸,还人生理想呢。

  大竹顿了顿,说,不过有时候她也不说太多话,我以为她累了,就会早点结束散步送她回去。

  然后大竹又说,但是基本上每次,在她楼下的时候我俩都不说话,就面对面站着,她总是不想搭理我的样子,让我感觉她其实并不喜欢我。

  我意识到这中间有点问题,但问题在小美身上,于是我又回头找了小美聊天。

  哎我真热心。

  我把大竹的想法和我的疑问委婉转达给小美之后,小美沉默了。

  然后,小美突然又抱着我一顿笑,笑完了跟我说,姐我没有不喜欢他,你放心吧。

  我想再问的时候,小美就绕开了话题,我也就没继续问了。

  那时候我觉得,大竹是真心喜欢小美的。

  大竹在我们引荐给小美认识之前,就已经做了很多功课了。

  他了解小美的所有喜好,也知道小美不喜欢的东西,在引荐他俩认识之后,每天早晚都定时问候,

  甚至连小美同宿舍的姐妹都通通照顾到,每周都会送一堆小零食之类的东西过去,

  当然也包括帮宿舍六姐妹免费修理电脑。

  ——这所有的行为,他一直保持着。

  4、

  小美的第一次拥抱来的非常… …无法描述。

  当然,牵手这一步是跳过去的。

  事情是这样的。

  又一个普通的散完步的夜晚,在小美宿舍楼下,两人继续无言呆立着享受这独特的相处时光。

  大竹这次忍不住了。

  大竹开口问道,小美你怎么了,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小美心里一咯噔,没说话。

  大竹又继续问道,你是不是累了不想再散步了,还是有什么意见,你能告诉我吗。

  小美脑子一抽,张口胡编乱造了一句天打雷劈的事情——我有个发小去世了。

  大竹当下做出了至今我都觉得最温暖的事情。

  他一把将小美搂入怀里,一句话也没说,默默抱了十分钟。

  每次在小美津津有味描述这天的情景时,我都要讽刺她到底是哪个发小牺牲了才换来一个主动的拥抱啊。

  但是这件事无疑成为他们俩关系的转折点。

  小美觉得,虽然她脑残说出了这样的理由来解释自己莫名其妙的不好态度,

  但大竹当下的举动十分爷们儿,——当然,我并不知道正常人在这种状态下是否都会这样,可肯定有些奇葩会张口回敬道:人家死了关你屁事。

  那时我也知道了小美的怪异理论。

  她告诉我,她每次流露出的疲倦、不开心等负面情绪,都只希望能换来对方的温暖安慰——不管是语言的还是身体的,只要是安慰就行;偏偏大竹是个不爱表达的人,只选择了沉默。

  小美说,每个喜欢你的男人,当看到你不开心时,不需要询问原因,只要冲上来抱住你就OK了。

  小美还反问我,这难道不是一个好男人该做的吗?

  我无法回答,只能断定小美处于极度缺爱的状态。

  要不就是偶像剧看多了。

  (写到这里,已脑补出各种言情剧中男主冲过来抱住女主,嘴里还喊着“啊你不用解释我什么都相信你”的狗血画面–)

  5、

  自那之后,小美对大竹的态度有些不一样了。

  小美交给了大竹一项任务,帮她去市中心购置一台新电脑。

  小美描述了一番她想要的电脑是什么样的,然后完全放心地全权交给大竹一个人去跑路完成,把自己的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