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家庭教育 正文

可惜了啊,我的北大毕业的外甥

时间:2014/5/1 11:54 分类:家庭教育

  可惜了啊,我的北大毕业的外甥

  文/邱海平

  许久以来,一直想说说我的外甥。

  说外甥,不仅是因为我是他的舅舅,而是因为他是最让我想不通的一个人。

  认识我以及我的外甥的许多朋友,无不为我的外甥感到异常的可惜和不解。

  是的,我们想不通,他究竟为什么要这样。

  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我的外甥对我的思想和智力,构成了一个巨大的挑战。直到今天,我也无法对他的行为和结果,做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也正是通过我的外甥,我认识到一个事实:教育不仅不是万能的,甚至有时是软弱的。

  我不解什么?疑惑什么?可惜什么?

  我做个简单的介绍吧。

  我的外甥于1998年从孝感高中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大数学系。大学期间同时还辅修了北大经济研究中心的经济学本科课程,拿到了数学和经济学两个学士学位。大三的时候还先后通过了GRE和TOFL考试,大四的时候还获得了数学系本硕连读的资格。

  不过,因为他想去美国继续深造,而且对此极有信心,为了避免交违约金(如果报了本硕连读但最后放弃,据他说要交几千元违约金,北大是否有这样的规定,我当时也没有去证实),给父母增加经济负担,他放弃了北大本硕连读的资格,一门心思申请去美国大学继续读书。

  我清楚地记得,当时他为了要不要报名参加本系的本硕连读的事,还咨询过我的意见。当时恰好是美国发生了911事件,我天天在家看现场直播。因此我跟他说,出国固然好,不过,考虑到911,明年美国的签证可能会更加严格,必须考虑到这个因素。

  他说,按以往他们系学生出国的情况看,应该不会有问题,而且他还说,北大的数学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继续学的了,何必去白交几千块违约金呢?

  我向来尊重他人的意见,既然他有他的想法,而且也看似有道理,所以,我也没有异议。

  我当时确实也没有预料到,他的出国梦,恰好就是因为第二年的签证未过而破灭,并且给他造成了终生的毁灭性的打击。

  于是,在后来的日子里,他就忙于申请美国的大学了。为此,我给他提供过一些人民币,而我的一位表弟还给他提供过美元。我们都对他寄予希望,并尽力支持。

  最后,他拿到了美国威斯康辛大学的Offer,并且是全额奖学金。

  到这一步,我们当然全都为他感到高兴了。他离美国留学梦,也就只差签证这最后一步了。

  然而,命运似乎跟他开了个玩笑,2002年5月份,他的签证没有通过。大概是8月份再去,依然没过。

  那一年,还有他的同班其他同学,也没有通过签证的。

  我问他,问题出在哪儿?他说,他也不知道,签证官也不给任何解释。我当时觉得可能与911有关,所以,没有对他有任何的责怪或质疑。

  不过,他告诉我,威斯康辛大学的Offer明年还有效,他准备明年继续申请。这当然是必然的选择了,因为他已经放弃了本校本硕连读资格,而且他非常渴望继续学习,并不想立即去工作。于是,我对他准备在北京继续等一年的想法,也表示赞同。

  后来的几乎一年时间里,他就继续住在北大同学的宿舍里,等着第二年的签证。

  因为我知道,此前的一年多时间里,他参加考试,申请学校,一定是很辛苦的。所以,我觉得他即使在北京玩一年也没有关系,休息一下也是必要的。而且,他是一个非常朴实的孩子,我完全相信他,不会有任何问题。

  他在等待的差不多一年的时间里,就住在同学的宿舍里,这期间他的主要爱好是下棋,先是象棋,然后是围棋。我认为这都是健康的活动,没有提出任何反对意见。而且就在这差不多一年的时间里,他也打过短工,他告诉我,他用了一周的时间给一个公司翻译了一份文件,得到了2000元的报酬。

  我说,很好啊,很了不起啊,如果继续干下去,你岂不是每个月可以有大几千的收入了吗?这样不就可以不要再管你爸妈要钱了嘛!然而他说,不想干了,一是这种活儿没意思,二是太辛苦了。电话里我劝了他一些,也不起作用。于是,他继续下棋。

  2003年4月的一天下午,他突然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说,舅舅,我犯大错了。

  当时我真想不出他会犯什么大错。因为他的品行我是绝对相信的,他既不会偷,也不会抢,更不会出别的什么事儿了。很可能是他自己过分紧张。

  于是,我说,你别急,慢慢说,到底是什么事儿啊?

  他说,我今天看我的电子邮件,才发现威斯康辛大学几天前,给我发过一个电子邮件,要求我在4月X日前必须回复,是否还继续同意去他们学校,否则,就被认为自动放弃了。我因为下棋忘了及时看我的电子邮件,已经过期了。

  我说,能否给威斯康辛大学立即去封信解释一下呢?他说,没用的。

  我一时无语,也不知道说什么了。既然他已开口,就承认是自己犯了大错了,我也不好再批评他了。我知道,他这时候一定是非常的痛苦与懊恼,作为长辈,我是心疼他的,虽然我也为此感到非常非常的可惜,但是,我真的怕这时候批评他,会给他造成太多的心理压力而出现别的问题。

  他说,舅舅,我想见见你。我说,好啊,来吧。

  于是,他来到我的办公室。除了说明事情原委之外,主要是讨论今后怎么办。

  当时,他还自己主动跟我说,舅舅,我可能心理有问题,有时不能控制自己。当然他指的就是下棋成瘾这件事。而且,他说他现在不知道怎么办。

  我知道,他当时的心绪一定是非常的繁乱,这个时候直接讨论下一步具体做什么,恐怕是没有意义的。于是,我跟他说,你再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再说。如果你觉得心理上需要帮助,我可以帮你请心理专业的老师跟你聊聊。

  他离开我的办公室之后,我立即打电话给我当时的同事胡邓,他是学生心理咨询方面的小专家,我给他说了大概的情况,他热情地答应,让我的外甥直接找他。

  我马上给外甥打电话,说老师已经联系好了。然而,他又说,不用了。

  再后来的日子里,我隔些日子就请他到我家里吃饭,继续跟他讨论他今后的打算。

  按照一般人的思路,既然出国不成,那当然惟一的选择就是去工作了。

  然而,问题从此开始暴露出来了。

  他说,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要在国内工作。

  我说,国内工作怎么啦?全中国十几亿人不都是生活在这个国家吗?为什么你就不能在中国工作?

  他说,我在国内工作就毁了。

  我说,怎么可以这样说?在国内工作怎么就毁了你啦?你没有看见那么多人在国内都干得那么出色吗?

  我给他举了许多人的例子,包括我的表弟,还有同是他们北大数学毕业的我的朋友和老乡。

  他说,你不知道中国现在有多黑,他们这些人的所谓成功背后,不知道干了多少违心的事。我看过很多人的传记,这方面,我比你知道的多多了。如果我去工作,我也一样会被污染了,这一辈子就完了。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他的思想出问题了,起码是太偏激了。为此,我跟他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希望能够改变他的错误的看法。为此,双方都非常的不开心。

  虽然我是个长辈,虽然我是个大学教师,然而,此时在他的心中,一时间变得什么都不是了。他不仅否定了我,不仅否定了北大,而且否定了整个中国。在他眼里,整个中国人都是混日子,活得都是没有价值的。惟独美国才是人间天堂与理想之地。

  既然关于中国和中国人的问题说不清楚了,那么,我就试图从另一个角度进一步劝解他。

  我说,不管你怎么看中国和中国人,现在,你出不了国,你总不能不工作啊?你怎么着也得为你父母(都是农民)想一想啊。父母养你这么大,你得工作啊,你总不能还要他们养你吧?

  他说,反正我不愿意拿自己的一生去冒风险。

  我说,你是不是太只顾自己,太自私了呢?

  他说,人本来就是自私的,我承认我就是自私的,怎么啦?难道你不自私吗?

  此时,我进一步感觉到他的思想问题的严重性了。

  我说,我自私也好,不自私也好,起码我在工作,我在养我的父母,还有孩子。

  他说,那算个什么,那是应该的,有什么值得说的?何况你愿意这样。你觉得你这样活着有意义吗?你为人类做了什么贡献啦?

  我一时无语。我知道,他的问题已经不是我三言两语可以解决得了的。他是一个学习上很好的孩子,读了一些书,各种书,不能说他没有知识和文化,而且,他的智力绝对不能是低下的,北大数学的啊!然而,一旦这些知识和文化为一种错误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所把持的时候,真的比文盲还可怕!

  后来,我没辙了,我说,如果我们之间有代沟,你有没有同学朋友?你能不能找找你的一些同学朋友聊一聊,看看人家怎么看待有关问题。

  他说,我的好朋友都出国了,出了国的这些同学跟我一样的想法,留在国内的都是不入流的学生,没什么值得跟他们讨论的。

  对于他的这一说法我也是感觉太不靠谱儿了。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出了国的同学全是他一样的想法呢?怎么可能没出国的就全是不入流的学生呢?明显是给自己拒绝同别人交流制造一个籍口。

  正是在这样和此后的一系列的思想交流与口头交战中,我才感觉到外甥的思想和心理,已经是病得不轻了。我也不知道如何帮助他了,因为他最后给了一个“底线”:谁要说帮助我,别跟我讲大道理,拿钱来,让我去美国,以后我还给他。否则,什么道理也别跟讲了,没有用。我现在只需要钱去美国,其他的道理我比你们谁都懂。

  说真的,作为他的舅舅,如果他仅仅只是钱的问题,虽然我并不富裕,我也会尽力去帮助他实现这一美好的理想。然而,我不仅没有那么多钱给他去美国读书,而且我认为他这种思想状况,即使去了美国读书,迟早也还是会出问题的。

  他的思想极端到,除了美国,即使是外国,别的国家他还不去。

  接下来,他继续住在北大同学的宿舍里,一直到那一波同学要毕业了,他几乎没有地方去了。

  既然他不愿意找工作,继续待在北京显然是没有意义的了,除了白白花费他父母的血汗钱之外。

  于是,我打电话给他的父亲,让他们劝他回家去,一是再让他休息一下,二是再劝劝他。

  大概是2004年的6月份的一天,我亲自给他送到车站。

  长话短说,至今,这位北大数学毕业的学生,仍然住在湖北老家的农村父母家。

  这其中的故事与情节就不再细说了,只提几个让人不可思议的内容。

  一、面对父母的规劝,他说,你们当初都干什么去了?为什么当农民?为什么不去多挣钱啊?你们有钱了,我不就可以去美国了吗?

  二、他每天都上网,除了下棋,别的任何东西都不看。在家,除了上网和看电视,什么事情也不做。我的姐夫和姐姐都是农民,因为城镇化,地也几乎没有了,全家人的生活几乎就靠姐夫一个人打工挣钱来维持。

  前几年,姐夫为了养家,一个人同时打两份工,异常的辛苦,而这位外甥,他们惟一的儿子,几乎从来对姐夫的辛苦不闻不问。据姐姐说,为了他上网的事,姐姐和姐夫发生过多次争吵。有一次,他在城里网吧里上网到半夜不回家,姐姐到处找他,他不愿意回家,姐姐流着眼泪给他下了跪求他回家。

  三、为了他,姐夫和姐姐也发生了矛盾。姐姐一直认为不能说他,更不能骂他,要等他自己开窍,说多了会有负作用,反而害了他。而姐夫认为不能这样再惯着他,应该对他采取一点措施,不然,才是真正害了他。就这样,只要一提儿子的事,两个人总是不欢而终。到最后,姐夫也不再说了,一心只做自己的事情,彻底灰心了。而善良的姐姐,一直对儿子还抱着那丝几乎不存在的希望,依然照顾着儿子的吃喝。

  四、大概是在三年前,我通过在武大读博的表弟,找到了一位心理专家,专程到湖北云梦县我的外甥家里,试图对外甥进行心理治疗。据说,面对心理专家,外甥一言不发,不管专家说什么,他都沉默不语。最后,心理专家无功而返。我问表弟,专家怎么说。表弟说,专家说,他滴水不进,我也没有办法了,他的心理问题很严重。

  五、据说,地方某中学愿意聘他去做数学老师,月薪可以给他三四千,被他拒绝了。

  这几年来,为了这个外甥,我曾经几次想给北大的校长写信,甚至有一次真的提笔了。可是,想了又想,又不知道跟北大的校长说什么,怎么说。因为我想,北大的像我外甥这样的学生,可能不止一个两个,而且也不仅是北大才出这样的学生。何况我的外甥早于2002年就毕业了,为什么要去麻烦人家北大校长呢?于是作罢。

  这几年来,每每想到外甥,就感到那样的困惑和心痛,我不知道他何以至此,我不明白,一个农民的儿子为什么要这样,我更不知道,究竟怎么样才可以让他大梦醒来,重回社会,去发挥他一身的聪明与才智呢?

  可惜了啊,父母的心血付诸东流,并为孩子这样的结局感到痛不欲生。

  可惜了啊,一个北大的数学高才生。

  可惜了啊,我对他爱莫能助。

  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和理论工作者,我知道,冰冻三尺,绝非一日之寒。外甥的问题一定由来已久,或许从孩童时代就种下了今天的种子,然后家庭及其教育和影响、学校教育、社会环境、知识结构等等所有这些因素,耦合到他一个人身上,才造成了他。所以,无须去埋怨谁。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命吧。

  作为舅舅,我更感到如何解释外甥的行为和现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究竟有什么办法才能使外甥重新回到社会,成为一个自食其力的人呢?仅此,我一直找不到答案。

  当今大学生都有怀疑过自己的祖国,确实许多贪官污吏也被揭发,不能代表事已改过,这就是给大学生们留下的阴影,这不能说是一种心理病,应该说是一种意识的演变,已经成为了他内心的定义,我很能理解有这种心理。多次和同学们聊天都有说过此类的想法,这都是很正常的,但也是说说为罢,不做心理定义。不过每个人追求的目标都不一样,之所有如此也是今天祖国成就。所以祈祷吧!

 

  续:《关于我的那篇有关外甥的博文》

  文/邱海平

  一、我为何要删除关于外甥的博文

  真的没有想到,网络的力量如此强大!

  自我的那篇有关外甥的博文发布之后,除了有大量的网友浏览和跟贴之外,最让我想不到的(原谅我的无知)是,还有众多的转贴。在那几天里,博文的访问量成指数性的增长。

  经过慎重考虑,我最终删除了此贴及续篇。

  如果只是为了赚取点击率和出名,就像极个别心术不正的人所揣测的那样,显然我是不应该这么做的。

  说我不想出名,可能让人感觉有点虚伪。但我决不会去出那种莫名其妙的名,更不能以对我外甥的任何不利甚至伤害为代价。

  美名扬天下,臭名亦昭着。

  我是受传统教育长大的人,是非、丑恶在我们这一代人的心目中占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对于当今一些人为了出名而不择手段,我们向来是鄙视的。在我个人看来,一个是非不分的人,是个糊涂人,一个丑恶不分的社会,是个可悲的社会。

  社会层面的、集体性的唯利是图,必然带来人际关系的全面紧张。个人的价值和意义,有时并不是由外在的利益决定的,而在于自身的内在评价。社会的健康维系和运行,既受法律的规范,更要受到道德的支撑。历史的经验表明,对于任何一个社会而言,道德的社会性遗失,无疑是非常危险的。

  在短短的那几天时间里,我除了认真阅读每一篇有参考价值的跟贴并回复一些好心的留言之外,尤其关注外甥的一些同学给我的来信,其中包括他的中学同学和大学同学,有在国内的,也有在国外的。

  于是,我又喜又忧。

  喜的是,我终于找到他的同学了,我知道,作为同学之间的交流,或许比我这个长辈的所谓教育对外甥更为有效。

  忧的是,因为我确实事先没有征得外甥的同意,所以,如果有同学出于关心,但是又唐突地跟外甥联系上了,并且告诉他事情的原委,那么我想,外甥会是怎样的反应呢?他能否正确地、平静地对待舅舅的举动呢?我的博文及其社会反响会不会真的对他造成一种新的伤害呢?随着访问量的急剧攀升,我越想到这一点,就越发觉得不安和担忧。

  这就是我删除那篇博文及其续篇的原因。

  但是,我确实是无知的。

  事后,我进行了一下搜索,发现有那么多的朋友转发了我的博文。我的删除在事实上是无效的。

  二、我的一点恳求

  写那篇博文的初衷有二,一是希望得到网友的启发,并且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认识外甥的同学;二是希望能够引起大家的思考。

  现在看来,这两个目的都在一定程度上是实现了。虽然离最终帮助和解决外甥的问题还差得很远很远,但是,毕竟我提高了认识,也增强了信心。

  正如我在续篇报道的那样,这个过程中,我跟外甥进行过长谈,或许是由于我的态度和沟通方式有所改变,或许是外甥的思想状况也确实有所变化,我感觉,外甥的神志依旧清醒,思想中过分偏激的成分已经有所减少,他早已开始考虑今后怎么办的问题。只是他依然那么胆怯,依然那么自我怀疑,对社会的看法仍然还不够全面和客观。

  到目前为止,他可能还不知道我所经历的这些事情。我暗自高兴。我真的不希望我写有关他的博文对他产生任何负面影响。我已经嘱咐了跟我取得联系的他的同学,一定要等我跟他沟通好之后再与他本人建立联系。

  在此,我恳切地希望,一切善良的人们,特别是与我的外甥有或近或远关系的朋友,能够理解我的心情和担忧,能够像我一样去善待这个可怜的孩子。

  我已经多次动员外甥来北京我的家,我愿意为帮助外甥走出困境,重回社会尽一切努力。

  在此,再次感谢所有关心外甥的朋友,特别是给我提供了有益的建议的那些朋友。我感觉,这些朋友的建设性意见,正是我对外甥重建信心、正确理解的重要依据和支持。

  这件事,也给了我很多的感动,它说明,人世间是有真情的,虽然是陌生人之间。

  三、几点认识

  博友的留言和跟贴表明,像外甥一样的,或者在一定时期和一定程度上存在相似思想和心理的孩子,绝不只是个别现象。

  我个人认为,关于究竟为什么产生外甥这样的现象,其实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就其产生的原因来说,既有家庭层面的,也有学校层面的,还有社会层面的,当然,还有个人层面的,用外甥的话说,有的人天生就如何如何。

  我在博文里说,所有这些方面的因素耦合到外甥的身上,所以造成了他如此的思想、心理、能力和行为。(m.lz13.cn)因为道理很简单,同在这样一个社会环境,家族情况也类似,在同一所学校受教育,有时甚至面临同样的问题,但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态度,有不同的行为和结果。

  所以,我说过,不能去抱怨任何东西。

  不过,话说回来,不抱怨,并不等于不需要检讨。

  产生外甥这样现象的原因和机理虽然是复杂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学校(包括大中小学)、我们的家庭或家长,当然还包括孩子本人,都是有一定责任的。

  难道不是吗?当孩子抱怨我们的社会不公平的时候,难道我们能说他完全是胡说八道吗?全是错的吗?

  当我们看到我外甥这样的现象时,难道我们不应该好好地思考一下,我们的教育制度存在着哪些需要改革和改进的地方吗?难道我们不该认真地反思一下,一味地片面追求高考分数和名校的做法,是否对许多孩子造成了严重的误导甚至贻害呢?

  当我们看到孩子虽然学习成绩非常好,但是,由于在人格的形成、能力的培养以及对自我和社会的正确认知方面又存在着严重的缺陷,从而使孩子成了“高分低能”(其实何止只是一个低能的问题啊)的“废物”、“书呆子”的时候,我们的学校,还有我们做父母、做教师的,难道不该很好地检讨一下,究竟怎样才能使孩子们首先成长为心理和思想健康的人吗?

  当一些在读的大中学生知道,仅仅“死读书”,不注意各种能力的培养、心理素质的锻炼和正确的人生观的形成的时候,就有可能形成类似我外甥这样的可惜(真不想用“可悲”这个词,因为我对外甥还抱有信心,希望他只是走过了一段人生的曲折之路而已。)结果的时候,难道我们的这些学生不该以我外甥为镜子,从他身上认真吸取教训,从而使自己更健康地成长吗?

  我想,正是因为“外甥现象”给我们的社会提供了如此多的思考维度,这可能是我的这篇博文之所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引起如此巨大反响的重要原因吧。

  如果单从社会效果计,我多么希望我们的教育部门的领导、我们的大学校长和院系领导、我们的大、中、小学的教师、我们的家长、还有我们所有的大学和中学的学生,都能读到我外甥的教训并从中思考和吸取一些东西啊!我们的国家多么需要健康成长的年轻人啊!因为他们是民族的未来,他们是民族的希望!

  在这里,我要坦率地承认,对待外甥,我曾经确实还不够尽心,特别是他在北大读书的期间,对于他的思想、心理和能力的关心严重不足。即使是在出现和发现问题之后,如果能够像这一次这样,尽早地寻求社会的帮助和启发,也许,我可以为外甥争取更多更宝贵的时间和机会。

  所以,虽然我只是他的舅舅,但在内心,真的也有一种深深的愧疚感。现在我只希望,在未来的时间里,我能够尽到我的责任和义务,让外甥重新振作起来,回到社会中去,做一个对社会和家庭有用的人。

  再次真诚地感谢那些给我提供了启发和建议的朋友们!

热门文章

重点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