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后感 正文

山楂树之恋影评

日期:2014/8/7 分类:观后感

  山楂树之恋影评(一)

  《山楂树之恋》表达的情感是一定是很多人想有但不曾有的,我也承认片中所谓的纯情稍微有些矫枉过正,而且无论是放在现在这个色欲横行的世界,还是置于彼时那个思想相对单纯的年代,这样的纯情都显得有些过分不食人间烟火,但是它符合爱情最根本最原始的特质,而且张艺谋通过对这一爱情有意的纯洁化,达到了动情但不煽情的效果,因此我愿意相信那种纯美。

  对于改编自知名原著的影视作品,人们总是不可避免的拿原著来比较,这种反应是本能的,但看法有时是偏颇的。个人认为,应该把改编畅销通俗小说和改编经典文学名著区别开来,像《三国演义》、《红楼梦》等经过长期历史积淀,其艺术魅力和思想内涵已经被人们普遍认定的,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民族文化中不可分割部分的经典著作,在改编时一定要慎重,必须考虑其文化影响力。无意于贬低艾米,但原著《山楂树之恋》只是一部畅销小说,还谈不上经典,其本身的艺术成就还没有经过长时间的检验,在影响力上也局限于少数知识群体之中,在信息爆炸的当今时代,这样一部小说又能算得上什么呢?很多人看电影《山楂树之恋》根本不知道原著,完全是冲着“张艺谋”这三个字去的,冲着那个特定时代去的,也是冲着被宣传出来的所谓“纯爱”去的,与原著并无什么瓜葛。再跟原著比,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吗?因此,电影《山楂树之恋》本身就可以看作是对原著的小说的一种再加工,在艺术表现形式多样化和细分化的今天,这种改编再创造和当初《三国演义》等小说在总结民间故事和历史事实基础上成形的过程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到最后,小说版《山楂树之恋》和电影版的《山楂树之恋》,人们究竟更认可哪一种形式尚无定论,因此电影《山楂树之恋》就是张艺谋的《山楂树之恋》,与原著已经没多大关系了。于是,放弃了色彩上的极鲜极艳,没有了风格上的极俗极土,张艺谋这次又把爱情推向了极纯极美,喜欢走极端的张艺谋没变,正如他自己所说“他喜欢强烈的东西”,变化的是某些人的心态。

  影片对时代背景的复原相当考究,贫穷凋敝的农村生活,纯朴甚至有些傻里傻气的人物,随处可见的革命标语口号,以及那种盲目的战天斗地的豪情,都有一种很强的时代代入感。尤其是静秋排练的那段戏,对领袖的热情而机械的崇拜之情跃然眼前,以现代人的目光去看十分愚蠢可笑的歌舞正是当时的时尚之举,相信这样的场面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一定能把特定观众群体立即拉回到那个百感交集的年代。从这个细节上看,张艺谋的目标观众并非仅仅是网络时代的年轻一代,而更愿意和电影一同怀旧的必定是60后70后甚至更早的人,只有这个时代的人才能真正体会到那个头脑发热年代的人们的普遍情怀。而更加年轻的一代或许更愿意对照原著来讨论影片中的爱情究竟是否“纯情”,因此,看《山楂树之恋》是属于特定群体的怀旧之旅。对于我而言,《山楂树之恋》给我的触动远远超过了本应更具有现实批判精神的《唐山大地震》。

  《唐山大地震》在商业上的成功,完全是因为三十二年间两场自然灾难对中国人的心灵伤害和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母子亲情催发的,对于两场地震背后的人祸,根本不能也无力去批判。比之于《唐山大地震》,张艺谋的《山楂树之恋》显然没有那么多的现实政治因素的羁绊,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看到的一定是个体爱情在混乱年代和残酷生活面前的无言与无奈。片中人物多次提到“万一政策变了”这句话。今天的人们可能根本无法深刻体会这句台词背后隐藏着的那个时代国人的辛酸和悲苦,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把人们搞得晕头转向,被激情填满胸膛的集体又充满着集体的迷惘,政治的动荡导致了民众对政策延续性和稳定性的怀疑,而与之息息相关的是个体的不能自决的命运,天堂或地狱都取决于这个“政策”发生的变化。影片没有过多也无法揭示时代背景中的种种阴暗面,但是从电影中的某些惊鸿一瞥式的具有时代特征的事件中,依然能感受到深烙于中国民众心头的时代之殇。

  应该承认就整个故事而言,存在着局部过分美化的成分,但两位新演员尤其是周冬雨的单纯而干净的表演严重地弥补了这一不足,并没让人感觉到做作,让人愿意相信那份纯美。银幕上的这个周冬雨绝对要比银幕下纯净得多也美得多,张艺谋选角时说他相信自己的眼光,肯定周冬雨在镜头面前一定光彩照人,事实表明张艺谋没说假话,他的确有这个能耐。但是在老三在逼静秋去医院看脚伤时自残这段戏上出了问题,不是说这个过程不真实,而是演员没有做出与之相适应的反应,表演十分刻意。但是就整体表现而言,周冬雨堪称完美。另外,应该说张艺谋对于画面的控制能力还是很有特色也很见功力的,这是他的长处。但是难以理解的是,以张艺谋的经验不会不知道频繁的字幕切入,不但会影响影片的节奏,同时也会暴露叙事能力的不足,这个错误实在有些自废武功的意思。幸亏这电影故事本身就是一个非常舒缓的过程,这种处置不当也并没有对影片观赏性形成致命伤害。

  老三和静秋的爱情虽然被张艺谋故意纯洁化,但这种纯洁化仅仅是在意境上的纯洁化,两人不敢拉手不敢约会等等情境都是真实的,都可以从上一代人的切身经历中得到验证,两人之间的那种若即若离欲说还休的情感正是那个时代的基本特征,具有真实性,用现代人被A片熏陶出来的眼光来衡量其“纯度”没有丝毫意义,只是一种自说自话的文字卖弄。当年,有无数情意相合的人因为成分和出身的问题因为政策的问题,而落得劳燕分飞天各一方,所以在影院中的中年人暗自垂泪正是对过往的自伤。这种情怀岂是已经丧失了爱情基本原则而被“锤炼”得百毒不侵的当今新新人类所能体会得到的?从某种程度上讲,现代人都不配谈“纯情”二字,纯吗?所以都TM别装了。至于把对现实的不满硬要往电影扯那其实也很容易,但是总有些被邪火烧得找不着北的感觉。正因为现实中的爱情是如此物质和如此肉欲,所以那传说中的爱情才显得如此纯美如此珍贵,并且这种传说的爱情的的确确真的存在过,倘若脱离了影片所反映的时代特征而单纯地去计较张艺谋的个人艺术追求,那实在是强人所难和吹毛求疵,还敢装?如果这种爱情都不算纯,那什么才是纯?牛郎织女天河配吗?

  现实中的爱情都被房子、车子、面子、票子和精子所困扰,很难不带丝毫物质目的单纯地去爱和被爱,我承认自己已经被那种情境所感染,所以我很入戏。我喜欢这电影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尽管我肉体上十分迷恋这个时代,但精神上却向往我没经历过的那个时代,那个在我看来贫穷而坚强愚蠢但可爱的时代。因此,我愿意相信那种纯那种美。


  山楂树之恋影评(二)

  在《山楂树之恋》做宣传时,曾被称作是“史上最干净的爱情故事”。一直怀着好奇的心,想真正的一睹其精彩。但是,在满怀希望的看完之后并没有太多情节触动心弦,而真正触动心弦的是那句话“我不能等你一年零一个月了,我也不能等你到25岁了,但是我会等你一辈子。”

  在《山楂树之恋》中,老三和静秋的爱情是围绕着一棵开红色山楂花的山楂树为线索展开的。在影片中,描写的是文化大革命时期两个男女青年相爱的故事。在影片开头时,就出现一颗山楂树。但是,这棵山楂树与别的山楂树不同,它开的花儿是红色的。与此同时,静秋就深深地被它吸引了。她抬头仰望这棵树,对他充满好奇与欣喜。在机缘巧合之下,静秋遇见了孙建平(老三)。此时,老三也被静秋眉宇间淡淡的忧伤所吸引了。当时,静秋是被《山楂树》那首歌所吸引的。在以后的日子里,老三怕光线太暗对静秋眼睛不好,他主动帮她换一个新的灯泡;当他看到静秋的钢笔漏水时,他就主动帮她换新的;就这样,静秋慢慢的发现老三是一个细心、体贴的人,她的心开始悸动了。当静秋回城排练完之后,老三又主动去接她。静秋是一个对爱情无知的人,同时她又是一个矜持的人。在回来的路上,他们经过一条小河。老三怕静秋不小心掉河里,他牵静秋的手,静秋拒绝了。但是,体贴的老三用一根树枝牵着她过河。过河之后,老三还是牵了静秋的手,这次静秋没有挣脱。她笑了。这是他们第一次牵手。但在那个年代,算是一件很不易的事情了。此后,他们都是悄悄地约会。他们的家庭背景悬殊很大,但他们却走在了一起。老三是一个高干家庭的孩子,而静秋却是一个贫苦的孩子。因为她爸爸被划分为右派,妈妈被迫劳改。于是,静秋很努力、很拼命的干活,因为她别无选择。

  从感性的角度分析:真正让我感动的是,老三无怨无悔的付出。为了让静秋在排球队好好打球,他给静秋买了新球衣;为了不让静秋的脚再烧伤,他给静秋买了胶鞋;为了教静秋游泳,他给静秋买了泳衣;为了让静秋去医院包扎伤口,他用小刀故意割伤自己;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静秋,因为老三只想好好的去爱一个人。殊不知,他的爱,爱到了心里,爱到了骨髓里。即使,他最后得了白血病,他也没有告诉静秋。因为他不想让静秋为他担心你,甚至害怕影响她的前途。老三是一个负责人的男人,因为他向静秋的妈妈承诺过不会影响静秋的前途。老三是一个好男人。当静秋决定把自己交给他时,他最终没有接受。因为他为了他心爱的女人以后的幸福着想。既然给不了你全部的幸福,就不会伤害你。那天晚上,老三对静秋说:“你活着,就是我活着。如果你死了,我就真的死了。”说完,他流泪了,她也流泪了。

  静秋虽然是一个青涩、纯情的女孩。但是,她在爱情方面却是一个白痴。她没有真正的感受到老三的真心。当她听到别人说老三在城里有对象时,她误会他、不理他。而老三为了守住这份爱,他让长林给静秋送核桃和冰糖,让长芳给静秋送钱。最后在长芳的口中知道了真相,静秋才释怀了对老三的误会。在凉亭下,静秋对老三说:“我妈不让我25岁之前结婚。”老三说:“我等你到25岁。”静秋又说:“如果25也不行呢?”他说:“那我等你一辈子。”静秋既矜持又胆小,不敢越雷池一步。于此同时,她又是勇敢的。当她知道老三住院了,她决定留下守夜。即使护士把她赶出医院,她仍然守在医院门口。窗口里是老三,外面是静秋。虽然相隔,他们却微笑相望。对他们而言,这就是幸福的时刻。

  为了不让静秋伤心,老三独自离开了。当静秋在给教课时,她被告知恋人病危的消息。那一刻,她真的慌了。在去医院之前,她穿上了一件红衣服,那件红衣服是用老三买的红布做的。到了医院,静秋流泪了。静秋抱着形容枯槁的老三,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我是静秋,我是静秋,我是静秋……”。只为他曾说过:“我最喜欢“静秋”这个名字。听到这个名字,我就会带着这个记号(刀痕)回来找你。”这一次,老三没有履行他的承诺。他不但没有回来,而是永远的离开了。后来,在老三的坚持下,将他埋在山楂树下。以后每年,静秋都会到山楂树下。

  从理性的角度看:在当今这个物质横流的社会里,《山楂树之恋》无疑是一阵清新的春风,给人们带来一种清新的视觉感受。但是,《山楂树之恋》又有矫揉造作的成分,还有点做作。结局老套,男女主角阴阳相隔。可是,任何事物都不是完美无瑕的。它的评价,就在我们从哪一个角度去欣赏。俗话说:“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管你怎样看待它,它自身的魅力仍然还在。


  山楂树之恋影评(三)

  晚上时分,独自站在阳台,吹着温柔的夜风,看着远处的灯火阑珊。突然想起老师调侃张艺谋新片《山楂树之恋》时说:“什么史上最干净的爱情,不就是一个富二代,一会送山楂,一会送钢笔,一会还送钱的,还有什么不能送的,那叫纯情吗,就是一种收买。谁吧唧给你放两栋房子,你没有一点心动啊。

  的确,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什么都能出卖,包括纯情。看着不远处的高楼,我心里也不免迷惘起来。此时耳畔响起了陈淑桦的老歌《情关》,不由得怀念起佟承勋和马素心的乱世真情来。现实缺什么,电影补什么,不然得不到满足的观众干嘛花钱呀,观众的腰包不憋了,他们的肚子能鼓了吗?

  张伟平在宣传《山楂树之恋》时说:“这是史上最干净的爱情故事,是一代人的纯真回忆,你应该来看,不仅如此,还应该带上父母一起看,一同见证这份质朴和美丽。”纯情成了影片的卖点,作品里展现纯情,作品外讨论纯情,最后不怎么纯情的张伟平赚了纯情的钱。因此,影片难免会让人觉得有装纯,哗众取宠之嫌。这也就不难理解因为“一颗山楂树引发的唇枪舌战”,同时也从侧面说明这个时代的“纯情危机”。

  有的时候总觉得,台下的评论比台上的电影还好看,诸如持批态度的《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滑过你鼻尖的我的手》,和持褒观点的《我愿意相信这份纯真与美好》等。各抒己见,仁者智者。我倒是相信一句话:“从一朵花中看世界,世界是一朵花。从一粒沙中看世界,世界是一粒沙。”你看片子的角度不同,自然流露出的态度也不尽相似。

  我不是那种发散思维的人,自然看不出《山楂树》讲的是“一个装纯女卖淫的故事”(《卖淫女装出来的清纯》),也想不到“80后二奶,90后小三有多纯情”(《滑过你鼻尖的我的手》)。或许我只能中规中矩的看着文本说话,凭着感受发言。反正也博取不了点击率,也不为那个着迷。

  在我看来,当时那个火红的革命年代,这样的爱情并不少见。明明谈恋爱了,还要一前一后的走,见面后同志长同志短的。拉拉小手都小资了,更别提其他了。至于老三,我觉得也不错啊,又有钱,又有貌,最关键的是他的那种文艺青年的范。静秋最开始对他有好感,也是因为听到他唱《山楂树之恋》呀。之后又是暗自保护,又是海枯石烂,还有那种对爱的至死不渝。你是女孩,你不感动呀!何况,人在世间追求的无非就是物质和精神这两种东西。老三都能给,也给得起,何苦舍好求次,自个为难自个。非得找个穷光蛋才叫纯情呀!我告你,那不叫纯情,那叫“二”!你要想“二”,没人拦你,说不准别人还抛几句赞美之词:“真是个纯情的好女孩呀”!

  别拿无知当纯情,是影片争论的另一个焦点。‘没有性的爱情就干净了?那你看看《廊桥遗梦》,你能说人家就不纯情,不真爱吗!?’弗洛伊德的确很伟大,但这次老谋子就是要把性与爱割裂开来,装纯给你看。准你弗洛伊的,就不准我柏拉图了。精神之爱与身体欲望并不是完全合二为一的。当然,你可以觉得性就是爱,大胆去爱吧!没人睬你。同理,你也没必要硬是去质疑人家纯不纯洁。就算那是一个商业导演的知青纯情梦吧,也该给人家yy的自由,不是吗。潘大爷貌似说过:“别拿豆包不当干粮”。纯情的确比不得豆包,但不是也听说过:“望梅止渴,画饼充饥”的故事嘛。精神也是有力量的。

  再说电影里,也是有涉及到人性欲望的。(m.lz13.cn)当划过静秋臀部的老三的手被静秋抓住的时候,分明能感受到人物在道德与社会压力和身体冲动之间的游移和选择。最后赤裸裸的欲望在老三尊重静秋的感受下,被华丽丽的和谐了。我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相反让他们赤身肉搏不免玷污了影片一直营造的恬淡,质朴的意境。所以别老揪着性做文章,要是不能满足你的观片快感,觉得少了什么就是把你给坑了,那就不应该来影院看《山楂树》,在家抱着《色戒》成不。

  对于静秋误以为让老三‘得了手’,不少人说这是中国教育的悲哀,静秋的无知。一个成熟的女青年,连基本的生理卫生都不懂。这怎们说呢,无知的确不是纯情的代名词,可现在的小屁孩一个个和人精似的,将来就懂得纯情啊?难怪人们会说:“世风日下”。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就算是那些有萝莉控的大叔,也不会搬起石头打自己嘴巴子吧!

  其实归根结底还是:时代。在那个年代,说上一句‘喜欢你’都会小脸通红,就连已经人事的老妈,也不过是用按鼻子的土办法,验证女儿的正身。父母都不愿和子女谈及此事,就更别提其他人了。所以静秋不知道也在情理之中。你说她是傻,我觉她很真,无需废话。但请别忘了那个时代,那个饱受风霜的家庭,那个笑起来眼睛咪咪的羞怯小姑娘。

  当然了,影片也有很多不足之处,比如在电影里插入黑屏字幕,的确让观众有些缓不过神,何况有些东西是完全可以用画面表达清楚的。还有就是老三最后得白血病死了,是不是只有悲剧才能传达更深的力量呢?现实与理想的冲突就在:一个天堂,一个人间的生老病死里被解构了。也许原著本就是一个纯情的教科书,又何必为难回归不久的老谋子呢!

  总之,这可以认为是一部非典型的张艺谋影片,在《山楂树》下,我们看不到浓郁、炽烈,看不到磅礴、精致。它更像是一场梦,质朴,遥远,望而不及,信不信由你。山楂树依然还在那片绿里,轻轻摆动。不免感叹一句,飘啊飘啊飘的风,吹的是谁的痛。

热门文章

重点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