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后感 正文

胭脂扣影评

日期:2014/8/7 分类:观后感

  胭脂扣影评(一)

  当年读李碧华的《胭脂扣》,一时心酸,一时发笑,那是袁永定的视角,一个名字取得地老天荒的男人眼里的香港世情,时时不满,时时愤慨,时时嘲讽,再加个妙龄容颜的女鬼,婉转千回的在幽幽的灯光底下诉说往事,她也不全是哀伤,反倒时有几分自得,那是她的红艳韶华,似水流年,定格在最是温柔红颜的刹那,匆匆二十载,风尘,定情,同居,殉情,灿烂戏码让她占了个全,连那最是怅惘的寻人,也在现代人听来不免浪漫神往;自然,旧时风尘女子如今看来胆怯如小鹿,禁不住红尘男女的半分叫嚣;再有个现世女子阿楚,楚娟,怎的不像夙世的因缘际会呢!

  电影换成了如花的视角,永定楚娟便成了陪衬,香港成了个虚无的背景板,故事甚至好象是个三十年代上海薄命红伶的哀怨情愁。

  只见如花眉目如画,红唇凄艳,眼神哀婉,风月场里滴滴幽暗,私情流转,她穿着男装,把一曲《客途秋恨》唱得哀怨凄切,那寻欢而来的十二少听得乱了心神,自以为动了深情,赠以西洋大床,“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讨尽佳人欢心。一介纨绔子弟,风流倜傥,倒也为这欢场女子公然与父母决裂,自谋出路。电影里有这么个段落,是小说里没有的,我却始终记得真切,十二少痴醉拥吻怀中佳人,卸下罗衫,望向如花那沉迷的面颊,轻语“你好淫啊!”,这台词用粤语说着,近似于情人间的亲昵,旁人听着不免怆然发笑,这场生死爱恨,本不是“海枯石烂”的戏码,她是娼他是客,身份无可逆转,你缠绵悱恻,心里却了然无比;你柔情粉肠,还是该了然无比。谅你是“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又如何?你还在小轩窗梳妆,他却断不会“惟有泪千行”。

  小说里对这二人同居后的窘境描画入微,看到恍然惊心——“捱穷不难,只要肯。但你敢不敢?二人形容枯槁,三餐不继,相对泣血,终于贫贱夫妻百事哀,脾气日坏,身体日差,变成怨偶。”捱穷的事,越是情深越是难捱,只因捱得深伤得重,为何要我为你吃这份苦,值不值得?本是日日甜言夜夜相拥,如今恶言相向毒辣以对。不爱你,姑且不在意你的冷淡敷衍,爱你,故而受不起丁点不待见。一年四时,只剩个鸦片时光里醉生梦死的愉悦,忘了往昔,忘了将来,只想把人生的韶华在那一盏灯里耗尽就好。可烧不完耗不尽,命还得活下去,这个段落总让我想起在鸦片辰光里想把志丧掉的程蝶衣,前无去路,后有追兵,都是活到不明所以的人;蝶衣是求爱不得;十二少是难于弃爱。他早已开始贪恋以往锦衣玉食,只是何以开口?

  如花自知留不住十二少的心,留不住十二少的人,惟有殉情,才是长生,趁余情尚存,一同饮下鸦片共赴黄泉,留了心留了人,留了这一刻时光。电影里对这个情节的描画,入情入味,只少了份现实意味,多了浪漫凄美。原是荒凉的讽刺,如今是凄凉的感叹。

  “十二少:3811,老地方等你。如花。”是句空空如也的念想,不是生死相许的深情厚意,何来穿越轮回的思念默契?电影里竟是让这二人在数十载后见了面,当年丰神俊朗的少年郎成了鸡皮鹤发的糟老头,邋遢,龌龊,半人半鬼的老头子,不忍猝睹,他追出门外,踉跄的追悔着,老泪纵横了,乐声响起,如花当是醒了,“负情是你的名字”,了然看清,当如是。

  不笑如花痴情,奋勇女子的为爱一搏,殉情也罢谋杀也罢,她的情郎曾是许了誓的,她只是作了真,如花也不全是痴情,更多的是执着,执着于自己付出的真情;不怪十二少的负情,纨绔子弟的真情几许,到底是“活命”更真一点,有句话说得好,“红尘孽债皆自惹,何必留恨?”。

  更多的该是执着,执着于自己付出的真情,真爱一个人,怎会不舍得放手让他快意?怎会硬生生让那不想死的情郎陪她去黄泉?可若说不痴情,又怎的为个男人耗了生前,耗了死后,连个来世,都难求安稳。于是猛然想起个女子,唤做何红药!


  胭脂扣影评(二)

  今天想轻松一下,于是看了关景鹏的《胭脂扣》,看完后却一点不轻松。这不是一般意义的鬼片,也不是一般的爱情片,我没看过美国的《人鬼情未了》,但是我觉得有点像那部电影。

  关于这部电影有一点很想说的,这一点是本片中最具有哲理和启示意义的。

  片中如花跟十二少自杀约好在三月八号的十一点相见,然而十二少没有死,五十年后如花在约好的地点等待,物人皆非,可想而知等的人没有来。(m.lz13.cn)当如花找到十二少的时候,他还在那里跑龙套,做了五十多年的戏子依然是个无名小卒。如花心碎,最终离去!

  这个悲剧的酿成多少是由十二少的性格中的懦弱成分造成的。人生如戏,十二少演戏就跟做人一样拙劣,因此做人也像演戏一样跑了五十几年的龙套。关键不是他在跑龙套,而是他跑了五十多年的龙套。做人跟演戏不同,演戏把一切假的东西当作真的生活,人在里面折腾,但是不会疲惫;而做人是把一切真的东西一点不能假的摆在眼前折腾你,人是很疲倦的。但是如果做人做到完全入戏的程度的话,这个人就没有救了,他(她)会在自欺和欺人中生活,但是他(她)已经感受不到演戏时的快乐,他(她)得到的依旧是生活中的痛苦。可是,他(她)更加不愿意回到现实,因为现实是亲身经历的痛苦,而在戏中是躲在别人的痛苦中。或者恐怕他已经不能再分清什么是戏,什么是人生了。因此他只能停留在原地,不敢踏出一步,毕竟死的经历是惨痛的,然而长久的苟活却更加痛苦。于是,他只能跑一辈子的龙套。

  但是,我想说人可以跑一时的龙套,但是不能一辈子都用来跑龙套。

  回到现实中,香港的影星几乎没有是在学院中毕业的,或者是歌而优则演,或者是长得亮丽帅气,或者就是跑龙套出生。我们在香港的各种电影,各种电视剧中会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他们就是靠这样大量的演戏才有了今天的地位。最典型的成功例子就是周星驰了,这个不用多说。人生跟演戏一样也是在经历了无多次不足挂齿的小角色中成大为一个大角色的。

  再次看张国荣的电影,渐渐的有点伤感。这么优秀的一个演员真像是生活在戏中不可自拔了。从来没见过像他这样可以用“风情万种”来形容的男人,一颦一笑皆触动人心。再加上芳香已逝的女人花——梅艳芳,本片的悲剧气氛似乎更加强烈的。

热门文章

重点栏目推荐